七月一十七

不会弃坑但是填坑速度略慢,希望各位不要嫌弃。最近沉迷非人学园。

不良裘克和他的小弟鹿【结局】

主裘鹿,现代私设。
七月的脑洞永远都是刀
文笔小学生,逻辑稍微混乱。
结局的bug我也emmmm,凑合凑合看吧,
懂我意思就成
关于一个被迫加入的小弟和不良老大的故事
【结局】
当晚,大雨将整个城市笼罩,第二天起床的时候裘克下意识去摸自己的外套抓了个空恍惚才想起来昨晚给了班恩,慢悠悠的洗漱好抓起桌上准备好的早餐-出门,在路过班恩家的路口时他放慢了脚步,果不其然看到了靠在墙边等待的班恩,班恩怀里抱着他的校服,裘克偏头叫了班恩的名字班恩只是站直了身子看向裘克,面无表情“怎么了?脸色这么难看?”裘克出于关心就问了一句班恩只是把校服扔到他怀里然后抱着自己的书走在了他前面,这样的班恩过于反常裘克很敏锐的察觉到了所以他追了上去利落的抓住了班恩的手把他的衣袖往上一推果然看到了一片淤紫,“?!!他们又打你了!!”裘克拽着他的手无视他挣扎的动作一把撩起他的额发盯着他的眼睛很严肃的问到,班恩咬着下唇不肯开口,裘克手劲大得吓人他根本挣脱不开就这么僵持着到最后还是裘克先认输, 他真的受不了班恩这幅模样,叹着气松开班恩班恩也得救一般把皱起的袖子抚平不让别人看出异样,两个人仿佛没有发生这一场小插曲,一前一后踩着上课的铃声踏进了学校。班恩教室在四楼裘克在他楼下两个人在楼梯口分开,裘克从自己口袋里掏出一颗草莓味的棒棒糖塞在了班恩手里在班恩茫然的目光里哼着小曲进了自己教室。班恩握着棒棒糖走到自己教室在老师不满的注视下走到自己座位坐下刚把书放下,老师清了清嗓子敲了敲黑板开始例行讲话本来班恩从来不会去关注他在讲什么但是今天不一样了。“各位同学,昨天我接到主任的话,他说我们班上某些同学,和楼下的班上的某位同学关系过于密切了。”同学的目光齐刷刷落到了班恩身上仿佛无数利刃,不见血但刀刀入肉,班恩握紧了手里的糖果,体温让糖果开始融化他低埋着头耳边老师还在不停的说他很突然就站了起来吓得同桌往旁边挪了一下,在老师的斥责声里同学们的窃窃私语里他逃离了这个压得他喘不过气的地方冲上了天台, 抬头压下眼底的暗色蓝天映入眼中他想起上一次自己这么看着天空好像是几年前,那时候的自己还没有遇到裘克,摊开手,看着捏在手里已经化开的糖果他甩了甩手糖果就这么离开了掌心掉在了地上的一堆垃圾里,班恩觉得恶心。
裘克在午休的时候又一次没有见到班恩,他习惯的找到了班恩的教室在一群人或惊或怕的注视下环顾了一圈教室没有看到那个瘦瘦小小的身影,皱眉他随手就揪住了身边男生的衣领“班恩呢?”男生被他的动作吓得脸色一边抬手挡住自己的脸“他,他逃了一上午的课,老师喊了他家长,现在,现在应该在办公室。”这次轮到裘克愣住了,他从来不觉得好学生如班恩会逃课,丢开男生他往二楼的办公室走去,这件事一定,一定与自己有关系,裘克不知道为什么这么坚信着,果不其然在虚掩的办公室门外他已经听到了里面的声音,班恩的养父那个身上总是带着浓浓酒味的男人的叫声,“你这小子,我给你说了多少遍了!不要和那个混混走太近,你是不是把我的话当耳边风!!!”男人应该是气急了,语气里带着十足的愤怒,像是爆发的火山,时不时还传来老师煽风点火的话语,裘克强忍着冲进去的冲动,他告诉自己现在进去只会让班恩更加麻烦,办公室里的教育持续了整整一个午休,裘克听到里面收拾东西的声音迅速的上楼等在班恩的必经之路上,几分钟后他的小跟班果然出现了只是显得十分狼狈一头柔顺的齐肩发乱糟糟的,没有戴眼镜,脸上有一块特别突兀的红印,嘴角还隐约可见一丝血渍,那个人又打他了。裘克咬牙走了上去,班恩避开了他的手冷冷的瞪着他,“班恩……”他试着唤了一声班恩,班恩还是那样冷冷的瞪着他,眼里闪过的情绪让裘克打了个冷颤,裘克相信自己绝不会看错,恨意,他在班恩眼底看到的极为扭曲的恨意。推开裘克班恩一言不发的上楼了,已经决定要和这家伙划清界限,他不想再动摇自己丝毫。裘克就这么傻站在原地直到上课铃声响起,那一天下午放学裘克没能等到他的小跟班,第二天亦如此,这么过了一周裘克把班恩堵在了教室,带着自己的一帮小弟裘克揪着班恩红色的眸子里倒映出班恩的脸,裘克笑了“你要和我玩躲猫猫玩到什么时候。我的耐心有限。班恩。”他的名字短短两个字,裘克叫得咬牙切齿,班恩不为所动只是伸手推开了他,“等你耐心没有的那一天我就不躲着你了。 ”班恩的回答让裘克退了半步然后裘克笑了,“好啊,班恩,那我告诉你,从这一秒开始,我对你的耐心已经耗尽了。”一如往常的转身在班恩眼里看来更加绝情,裘克回到自己教室破天荒的在教室里点了一根烟,这一天过得很快,下午下课的铃声准时想起,裘克起身门外站着一群小弟,他瘪嘴“怎么了?都这幅样子。”“老大,你终于不赶咱们走了!”领头的小弟泪眼汪汪的望着自己英明神武的老大有点开心,裘克哑然失笑,的确自打带着班恩之后自己身后那群一直跟着自己都小弟就被自己给丢开了,“走吧,今晚我请客,喝酒去!!”“耶!!老大最好了!!!”班恩是站在楼梯口目送被小弟簇拥的裘克离开,那是他从未见过的裘克,在自己面前裘克总是尽量不把那些坏习惯暴露出来,他抱着书走出校园在同样的地方,又一次被那群人堵了,“怎么,裘克这么快就把你玩腻了。”为首的少年踢了踢被摁在地上的班恩,一脸不屑,“不要妄想裘克还会来个英雄救美,他现在可没空理你这个前任小弟了。”班恩指尖陷入泥土挖出几道痕迹“我们也只是来算一笔旧账顺便受了那群家伙的委托来收拾一下你这个抚了他们家大哥面子的人。班恩你说,裘克原本把你护得好好的,你干什么想不开去惹他。”班恩被他揪住头发强迫抬起头,眼里是一群人讽刺的笑容,他们觉得裘克是在可怜自己么所以才这样做吗?班恩不知道哪来的勇气挣扎了起来用手里的笔狠狠的扎在了面前少年的肩上,血带着温热的温度滑过他的脸庞,班恩无视少年的惨叫“我不需要他的可怜。”他对着虚无自言自语了一句。“我不需要。”
裘克和班恩之间就像断开的深渊,两个人又回到了从前,没有一点交集的模样,裘克照样打他的架,抽他的烟,逃他的课。班恩照样当他的三好学生,但是冥冥间又和以前不一样。裘克一个人发呆的时间越来越多。班恩沉默的时间也越来越长。两个人在楼梯上的无数次擦肩而过,班恩都会停留两秒用一种极其晦暗的神色盯着裘克离去,没人知道他在想什么。
在两个月后的一个阴雨天,裘克等在班恩的必经之路上,他看到被一个不良少年扯进巷子的班恩,正纠结着要不要出手的时候一声痛苦的惨叫让裘克一瞬间反应了过来他冲过去,看到了倒地的少年以及坐在他身上麻木扬手的班恩,白色的校服衬衫上是大片的血迹,刀,裘克看到了他手里拿着的东西,“班恩!!!”他叫了面无表情的人,班恩抬眼微微偏了偏头“裘克,你为什么还没死啊。”裘克愣住了以至于班恩冲上来他都没时间反应刀刺进了血肉,他咬牙忍住疼痛“班恩,你何必,”“都是你!!都是因为你!!!都是因为你!!!”他疯了一样的喊叫着,忍受了不知多久的怨恨,愤怒和道不清的情绪爆发,他松开刀揪住了裘克的衣领,雨水模糊了他的眼前,裘克反手打开他的手,看着摔在地上的他冷冷笑了几声,“所以呢。”裘克拔出刀扔在地上蹲下身子两个人都如此狼狈但是裘克还是在笑,班恩觉得是自己的错觉,他觉得裘克笑的有些撕心裂肺“班恩,我告诉你,就算你杀了我,一切都不会任何改变,因为你本身就只是一个闲暇之余消遣的玩意,不会还手还这么听话。”那是班恩最后一次见到裘克,一身血的在雨中笑着对自己说出了这句话,那场雨后,他离开了长大的小镇,离开了总是打骂他永远不会满意的养父母,他靠着车窗看着逐渐变小的建筑,将记忆里那个总是一脸笑容的红发少年埋葬。裘克靠着铁窗望着天空,就在昨天他最忠心的小弟泪眼汪汪的跑来监狱告诉他,他心心念念的小跟班已经走了离开了小镇也许再也不会回来了接着小弟问了他一个问题“你为什么要杀那个家伙。”,他笑了朝着小弟要了一个棒棒糖撕开印着粉色草莓的糖纸还是那副吊儿郎当的样子,“因为他想杀我啊,我自然就还手了没想到手下重了点。”小弟对此表示怀疑然后被自己打发走了,裘克看着他的背影又想起了自己那个总是沉默的小跟班,总是不肯好好看自己一眼,明明自己是真心想保护他的。可他总是埋着个脑袋好像看自己一眼自己就会吃了他一样。他多想问他一句,看自己一眼可以吗?可惜如今这个问题也只能当个饭后的笑话说给以后的自己听吧。
【n多年后】
人来人往的街道,红发的男人穿着简单的T恤长裤站在人潮里有些茫然,这么多年在牢狱里度过他还真有点不适应突然接触这么多人,父母在自己被抓后没过几年就病逝了,连他们的葬礼自己都没去,如今自己该去哪他一时间有点懵,想了好一会儿他觉得还是先去看看父母吧。墓地最角落的两块墓碑,黑白照片上笑着的男女裘克微笑摩挲着抵着墓碑他说了三个字“对不起。”他在墓地耗了一个上午的时间,下午他拿到了自己不算多的行李,定了离开这个小镇的车票,在拥挤的广场上他点上一根烟,朝着进站口走,只是一个瞬间他看到了一个熟悉的人,偏头他咧开一个微笑吐出一个烟圈还是往前走着,刚刚走出出站口的班恩也站在原地也露出了一个微笑,掏出很少碰的烟盒点了一支烟,扬了扬手接住扑到怀里的少女。多年后他和自己的朋友说起过这件事,朋友问他,后悔么,他笑着靠在墙上仰望着漫天的繁星没有回答。
{他是他的光,在黑暗里指引他前往,哪怕明知葬身深渊,他义无反顾。你知道吗,我什么都愿意做,只要,只要你愿意让我在你眼里停留哪怕只有一秒。只需一秒。}

安详躺下(

红色的雷:

现代au 朋友写文,画了一张给他。
不良裘x班恩
具体大家可以看他的文 @七月一十七
😊😊😊

关于七月上天的脑洞。
先甜后虐我的惯例。第一章请放心看

一个小想法??

悄咪咪问一句。就路人鹿的这个系列,你们想什么结局
1  微虐
2  正常虐
3   爆炸虐
没有四。你们选。

还是老样子。给哲哲 @红色的雷 的abo系列。各位凑合凑合看。这个路人太渣我想虐虐他。

爱丽丝幻想

关于七月的一堆脑洞,反正是一个系列。
第一个发裘克,因为我爱他!!下一个是班恩。
反正我也画不出来干脆写出来。【bushi——】
因为原本就只是一个图梗,写出来会很短小。

【脑洞幻想】
“美丽的小姐欢迎来到这世界上最有趣的马戏团,我是您的接待人,请容我自我介绍我叫裘克,是马戏团的微笑小丑,当然也是最受欢迎小丑~”五颜六色的气球从他的手中飞起在空中绽放开五颜六色的花,他脸上的微笑让你觉得很心安,至少比起角落里那个戴着笑脸面具哭泣的家伙要让你舒服很多,裘克温柔的牵着你的手,步伐稳健的走到人群中去,你看着他被人们追捧,那些人似乎总是愿意为了他手里的礼物争得头破血流,不由自主的你也想要得到他送出的礼物,哪怕只是一个小小的气球,在拥挤的人潮里不知道谁推了你一把,稳不住重心的你眼看着就要摔倒在地,一双手牢牢的揽着你的腰将你带离了危险,裘克的微笑带上自责,他抽出右手掌心往上一翻一朵含苞待放的红玫瑰就从他的指间出现“哇!”你惊叹着接过了他送的礼物,在他的引导下走向了视野最为开阔的观赏席,马戏团的表演很精彩,虽然中途出了一点小插曲那个本应和裘克一起谢幕的小丑,就是那个哭泣的家伙如何也不肯取掉脸上滑稽的笑脸面具,你扫兴的看着他被人赶下去怀里抱着一束快要枯萎的花儿,马戏团的表演结束了你去后台想要寻找裘克,看到了被堵在角落里的小丑,团长愤怒的拳脚毫不留情的落在他身上,他还是抱着那束花,压抑的哭泣着,不知为何你有些不忍,快步上去想要制止团长的行为顺便询问裘克去哪里了,团长气喘吁吁的踹开浑身是伤的小丑,“你为什么要问一个这么愚蠢的问题,裘克。”你听着团长的话看着抬起头的男人,破碎的面具下露出的眼睛,你和他眼里同时倒映出对方的脸都是微笑的对方,没有丝毫不同。你伸手手中握着一朵凋零的黑色玫瑰,而他递给你被血染成艳红的花束,“欢迎回来,裘克。”你睁开眼,窗外被雨声惊起的鸦群发出你再熟悉不过的声音。捂着眼睛你笑得像是一个疯子。对着镜子里含泪的人说了一句“欢迎回来,裘克。”

各位要高考的小可爱,一定要加油啊。不要紧张 ,相信自己就可以了。

昨晚熬夜肝的文,路人鹿abo设定。
文笔混乱,失去逻辑。看着爽就好。【嘘——】